文章详情

我要开店

[非常大学生 第六章:负荆请罪]
        浏览:429   时间:2011/8/14 8:10:34   发布:mszdp   发送短消息   进入掌柜店铺

非常大学生 第六章:负荆请罪

 



 

第六章:负荆请罪

唇枪舌战的师生大辩论结束了,而各种热议却还在继续向着纵深延伸,尤其是那些有幸到会的新闻记者们,则更是在夜以继日地奋笔疾书,键盘猛敲,他们企望着凭借自己的生花妙笔,抢先对华西同仁大学这一场别开生面的师生大辩论进行渲染性的报道。

而大一新生张启蒙,却独自来到校门外不远处的一个颇具档次的新雅酒家,直接登上四楼的总经理办公室,恰逢老总刚接完电话正好放下话筒。

“舅舅!我特意来看您来啦!”张启蒙显得十分亲热地说道。

老总马连成一看这个突然闯进他办公室的愣小子,先是一怔,接着惊疑地问道:“谁是你的舅舅啊?”

“您啊!”张启蒙煞有介事地说道。

“我可从来没有见过你啊!”

张启蒙一副不惊不诧的神态,从容不迫地掏出正牌的“万宝路”,递了一支给马总,然后在摸出一只金光闪闪的“勃朗克”打火机,只听得“嘡啷”一声,便个马总把烟点燃了。

马总一看这小子的举止、派头,心里便立即感悟到“这小子虽然看上去年纪不大,可一定有点来头”。

“舅舅,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哈!”张启蒙一边说着,一边把马总那个快要喝干的茶杯给冲满开水,接着说道,“舅舅,你怎么忘了呢,去年您不是因为税务上的一点纠纷亲自到我家里来过吗?当时我正在里屋玩游戏,听说您来啦,我还赶紧出来给您倒过开水,削过水果呢。”

张启蒙这几句话,说起来轻描淡写,而马总听起来却味道深长了:去年,他确实遇到过一次税务纠纷,一开始税务局要处罚他一笔巨额税款,马总自己连同他靠得住的亲朋故旧都四出打点、游说。这些原本都是十分机密的行动,听这愣小子说起来倒还真是有鼻子有眼的。但是,他却始终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一家,是否真正见到过这个愣小子?也许是自己求拜的家数太多给忘记了吧,这小子既然说得如此有板有眼的,说不定他的父母就是税务方面的官员呢,干脆就来个顺水推舟吧。

马总赶紧说道:“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我一天到晚,头绪太多,一时想不起来,实在对不起哈,小兄弟。”

“诶——!舅舅,你怎么能够叫我小兄弟呢?我是您的外甥啊。您的大名叫马连成,我的母亲叫马连玉,你和我的母亲,同一个宗族,还是同一个辈分呢,不是就差一个字嘛!所以我称呼您为舅舅该没有错吧?”

“看不出,你还真有见识,又懂礼节呢!”

“这还不是我妈教的啊!我妈在市税务局混饭吃,因此随时到我家来找她的人就少不了。母亲随时教育我,见到外面来的人到家里来,不管认识不认识,都应该主动热情地打招呼,只要知道他们的名姓或年龄,就得按照辈分来称呼。”

马总听启蒙这样一说,立即感觉到对面前这小子还更应该客气一些,因为他的母亲是市税务局的官员,今后难免还有求于她呢。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呀?”

“啊!实在对不起,舅舅,我忘了自报家门了。我叫张启蒙。”

“嗯——!张启蒙,这个名字好啊!”

“舅舅,在我一生之中,夸我这名字好的,您还是第一个呢!”

“不会吧?”

“真的,舅舅。好多人都说我这个名字,简直就是一个大傻瓜的代号。”

“怎么能这样说呢?”

“他们说,这个名字,正好证明我原本就是一个大傻瓜,什么都不懂,所以还需要别人来对我进行启蒙呢。”

“这是他们搞反了!这个名字说明,凡是你遇到的人,都比你愚笨,都需要你来进行启蒙呢。”

“其实,名字嘛,不过就是一个代号而已,至于别人怎么说,那就让他说好了。现在,我最关心的是,您这位舅舅是不是愿意认我这位自动找上门来的外甥呢?”

“我认,我认,我当然认啦!一看到你我就喜欢,说明我们之间缘分不浅嘛!若果你今后有什么需要我这个舅舅帮忙的,你就尽管说,我是一定会尽力的。”

“舅舅!您真是太好啦!现在,我还正有一件小事,尽管是一件小事,但是没有您舅舅出面我就翻不过这道坎啦。”

“到底什么是啊?你说说看。”

“我是您的这附近华西同仁大学一年级新生,今天下午,因为我说话不慎,弄得来教我们课的一位权威教授生气了。我心里很不好过,而他的心里就更不好过了。我原本打算登门负荆请罪的,但我担心他不让我进门。所以,我就想请舅舅出面,接他到您这里来,让我好好地招待他一顿,并诚诚恳恳地向他赔礼道歉。这不,我就只好来求求舅舅您啦。费不了您多少时间的,您开车,我带路,10来分钟就到了。舅舅,你可千万得帮我这个忙啊!”

“看你说得,这不过就是举手之劳吗!走!马上就去。

“来,舅舅,我先交500元钱,吃完饭后再多退少补吧。”

“别别别,你这就见外了。把你的钱收好吧。”

他们来到张文轩教授的门外,启蒙刚认下的这位舅舅便主动前去敲门了。

“谁呀?”是教授夫人的声音。

“我是大一新生张启蒙的舅舅,我这外甥没大没小的,太不懂礼貌了,我是特地来向教授先生赔礼道歉的。”

“快去把门打开呀!”这是张教授的声音。

等教授夫人把门打开之后,舅舅便进屋了。

“啊——!是新雅酒家的马老板啊!”教授惊喜地说道,“今天真是起仙风啦,把马老板给吹到这里来了。快!请坐!。”

“教授先生,你们学校长期一来,没有少照顾我小店的生意啊!说来真是惭愧,我还一次都没有来感谢过你们呢。现在,你的学生还在门外,他没有脸进来见您。我看这样吧,我的车就在外面,你们二位都不妨在我的小店里去坐一坐,给我这个不懂礼节的臭小子提供一个认错赔礼的机会吧。”

“马老板,这就大可不必啦。其实下来之后,我也认真地考虑了很久,觉得他说的话还很有些道理呢!这个学生好口才,见多识广,今后还大有出息呢。”

“看您夸得!这是您大人大量嘛,但是,我必须要求他给你赔礼道歉不可,不然,今后我就不好向他的父母交代了啊。”

好说歹说,最后张教授还是跟他们一起乘车到了新雅酒家。

大家坐定之后,舅舅便给各人的酒杯里都倒了酒,然后对启蒙说道:“启蒙,给你的老师敬酒赔罪啊!”

 启蒙端起杯子,来到教授面前问道:“请问,我是称您为教授、先生好呢,还是称您为老师好呢?”

“这个不重要,教授心平气和地说道,“随便怎么称呼都是可以的。”

“那我就还是称您为老师吧。因为我的父母教训过我,在辈分礼节上还是传统称呼好。在唐代,大学者韩愈就著有《师说》,这篇文章讲的就兴师道,敬老师。在我们乡里,家神牌位上写的就是‘天地君亲师’,老师历来都是供在家神牌位上的,我父亲也给我讲过:亲生父母是生身父母,老师是养身父母,亲生父母只能给我们肌肤骨肉,而老师才是给我们衣食饭碗说完大恩人呢。因此,用教授、先生的称呼,都远不如‘老师’这个称呼来得亲切。我以后就一直称您为老师,可以吗?”

“马老板,你看,这个学生的家教不错吧。”教授说道,“好好好,就称老师。就称老师好啦!”

“老师,今天辩论下来之后,我原本就打算要登门负荆请罪的,但是我又担心您要把我拒于门外,而现在,您却给我好大的面子,和我们却坐在一起了,这就说明我是以小人之心度老师之腹。在此,我向老师您您赔罪啦。来来来,干杯!”

干杯之后,教授接着说道:“你小子脑瓜子真灵呢,把‘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见事生情,一下子就改为‘度老师之腹’,得体、贴切!改得好!来吧,让我也回敬你一杯。”

觥筹交错,传杯换盏,你敬我,我敬你,下午辩论会上双方那种挖空心思,苦争输赢的不愉快,早就烟消云散了。

“老师,其实我请您到这里来,还不光是为了向您赔礼道歉。”启蒙说道,“我还要真诚地感谢你呢!”

启蒙说完,便拿出一个精致的檀香木盒子,递到教授面前,接着说道:“老师,为了表达我真诚的谢意,请您收下我这一个小小的礼品吧。”

“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啊?”教授一边说着,一边就要打开盒子。

启蒙立即制止道:“老师,里面不过就是我小时候,和父母到美国探亲时候的几张纪念照片,您拿回家去再打开看吧。”

“看来这是不收不行了,好好好,我收下啦。

马总听启蒙说他还与他的父母到过美国探亲,想来启蒙一定在美国有亲戚,有背景,今天收这么一个干外甥真是自己天大的福气啊!

其实,启蒙在三岁时就死了母亲,五岁时就死了父亲,此后全靠祖母捡垃圾、卖破烂过生活,九岁时才开始上小学,由于年龄太大了,一上小学就读三年级。他哪来什么市税务局当官的母亲呢,更不要说还有美国的亲戚和背景了。然而,他的所有谎言都说得来比真的都还要真,马总怎么能够不信以为真呢?

“老师,您知道我为什么要感谢你吗?”启蒙问道。

“我还真不知道呢!”老师说道,“那你就说来听听。”

“好吧,我就坦白地告诉您吧。”启蒙说道,“老师,说内心话,从一开始,我就并不是真心要跟您过不去。主要因为您是华西同仁大学很有影响力的权威学者,您的名气也太大了。我之所以要那样对待您,是出于两个目的。

第一个目的,我是想试探您是否具有真正的学者风度。然而铁的事实证明,您的确具有令我折服的学者风度。不然,您是绝对不会放下身价来与我辩论的。正是您的大度和学者风度,给我提供了一个让我出风头的机会。您出名,靠的是文章、专著,而我呢,那敢和你比拼啊,自然就只有靠出风头了!现在,我在华西同仁的名气,已经和您不相上下啦吧?所以,我必须真诚地感激您。”

教授接过话头说道:“你的意思是我的学者风度成就了你在大学校园里的名气了啊?哈哈哈!你还真逗!”

启蒙接着说道:“我的第二个目的,是想找一个具有影响力的机会,表达我对现代大学教育的质疑和不满。老师,您欣然接受我的挑战,答应与我当众辩论,这就是您给我提供了一个让我尽情阐述自我见解的机会,我怎么能够不打心眼里感激您呢?

说实在的,现在,能够有您这种气魄的学者实在是太少啦!我敢说,您不单是我们华西同仁里唯一具有这种气魄的一位,在全国范围内,也难得找到第二位呢!”

教授说道:“你看,你这张巧嘴,要抬举一个人,还真不要再花什么本钱呢!今儿个我太高兴啦,我也抬举你一下吧:若是论辩才,论嘴巴乖巧,够得上你这种水平的,在全国也是很难找到第二位的呢!哈哈哈!”

马总开始在旁边打圆场了,他说道:“看你们师徒二人如此融洽,我就再也不担心没法向启蒙的父母做交代啦。来来来,让我们大家为这欢快的气氛,再干上一杯!”

“干杯——!”

干杯之后,启蒙接着说道:“老师,我平时是滴酒不沾,今天一高兴,就喝得有点过啦,这不,一多喝了几口,话也就多啦。还请老师多多原谅啊!”

教授说道:“从我们第一次接触,我就看出来你是个急性子,爽快人!你想说什么,尽管说好啦!”

启蒙说道:“老师,我还想跟您吐吐我的心里话。

据我看来,现在,大学教育的弊端也实在是太令人心寒了!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脱离实际,不为学生的前途和未来着想,说得不客气点,简直就是在浪费莘莘学子的宝贵青春!贻误天下苍生啊!

我的表哥、表姐,堂弟、堂妹,有好几个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可是他们一毕业就失业,还要靠父母拿钱来养活,您想想看,他们是多么可怜,多么可悲啊!

就拿我大表哥来说吧,他是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的,这是一所在全国都响当当的名牌大学啊!我大表哥在大学时,没有少在学业上花功夫,因此,他每一门功课的考试成绩都相当优秀,但是,不少老师、同学都夸他是高材生,认为他的人生前途肯定是一片辉煌。可是,他毕业到现在,都还在家里闲着。我们亲戚,还有邻居,都戏称他为‘大闲人’,一想起他来,我就感觉好心酸啊!

“诶——!就在我们省城,不是有‘电子一条街’吗,这条街上不是有上千家计算机公司吗?“教授说道,“我经常见到好多公司都在大力招聘呢。你表哥学习那么优秀,怎么不去应聘啊?”

启蒙接着说道:“去啦!怎么没有去呢。我舅舅好不容易还给他联系了一家实力相当雄厚的计算机公司呢,还亲自带他去面试呢。

老总问他:你会架设局域网吗?他说学校没有教过。

老总又问他:我的网络工程业务非常好,经常是好几家用户同时开工,现在,我就正确管理网络工程的的人手。你就去帮我管理一个工地吧。群殴大表哥他却说他从来都没有干过。

后来,老总又说道:这样吧,我还有几个电脑装配门市,各种配件应有尽有,现在也很缺人手,你若是到那里去,只要能够按照用户的需求,又能够让公司谋取一定的利润,就用一把螺丝刀,把配件组合在一起,这种非常简单的事,你不会有问题吧?

结果我表哥却说:这个问题最不简单啦,因为现在电脑硬件更新太频繁了,而各种配件之间的兼容和差异可大啦,我单是要熟悉这些配件的性能,至少也得花上一两年的时间。

后来老总又问他,你会用代码开发软件程序吗?这一问,我表哥更是傻眼啦。

最后老总问道:看来你是这也不会,那也不会,请问你在堂堂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到底都学了些什么呢?

我表哥说:凡是你们计算机公司用得着的,我们都没有学,而我们学的,比如计算机原理呀,还有什么高等数学呀等等,而你们却一点也用不上。

老师,这到底说明什么问题呢?在堂堂名牌大学校园里,社会上、市场上用得着的却一点也没有学;而学了的呢,却一点也用不上,请问,这到底是学生的悲哀呢?还是大学教育的悲哀啊?”

教授听了启蒙的这一番话,便意味深长地说道:“的确,整个大学教育,真是应该认真地检讨检讨了。”

启蒙接着说道:“老师,来,我再敬您一杯。”

“不知你的酒量如何?我也不便劝你,”教授说道,“喝酒的事你就自便吧。不过,这菜嘛,你可得多吃点啊!”

“老师,我既然来了,就绝对不会客气的。”启蒙说道,“让我借用古人的一句话来说吧,这就叫做醉翁之意不在酒,今天我请您到这里来,一是负荆请罪,向老师赔礼道歉。二呢,我要说明我对你的不恭,并非是针对您个人,而是要发泄我对大学教育现状强烈的不满,是您,为我提供了这样的一个难得的机会,因此,我对您的感激绝对是真诚的,还希望老师能够谅解。”

“其实,通过我们相互间的抵触、较劲,到现在的平等沟通,我的确也有了不少新的感悟呢,而且你还帮了我一个大忙啊!”

“老师,我除了惹您生气以外,还能够帮您什么忙啊?”

“我说的是真话!”教授说道,“我手中目前不是正有一个重要的研究课题嘛,本来这个研究课题已经快要结题了,通过今天下午的辩论和我们刚才的谈话,给我又提供了一些新的思路,看来,我这个原本以为差不多了课题,还得做比较大的修改。这还多亏你了啊!”

“对于课题研究的事,我是一窍不通,”启蒙说道,“不过,对于市场经营方面,正反经验教训我倒是积累了一点,因此,今天我才敢于提出和老师打赌呢。”

......

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过了半夜12点了。然而,心扉一打开,大家的话就没完没了。世间最糟糕的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夜晚更深很无情,大家也就只好散席分手了。

最后签单结账的事,自然也只能是马老板与其夫人之间的事了。

张教授回到家里,打开张启蒙赠送给他的檀香木盒子一看,里面根本不是什么美国留影的纪念照片,而是几张崭新的票票:一张百元面值的美元,一张百元面值的英镑,一张百元面值的法郎,一张百元面值的台币。还有一张是启蒙亲笔题写的:“恭祝老师四海扬名,四季发财,长命百岁!”

看来,这不是钱,更不是贿赂,而是一个有理想,有头脑的大一新生对敢于接受新思想、新挑战的权威学者的真诚肯定和深深的谢意!

 

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挑战权威  

第二章:挥泪斩马谡

第三章:再起波澜

第四章:沸腾的校园

第五章:唇枪舌战

第六章:负荆请罪

第七章:校园老大的战书

第八章:智斗情敌

第九章:生财之道

第十章:活该倒霉

第11章:房产大亨

第12章:绝妙的表演

第13章:酒后瞎侃

第14章:情侣私奔

第15章:尴尬校务会

第16章:商海游击队

第17章:游击战术

第18章:空手来钱

第19章:巧玩空手道

第20章:兴师问罪

第21章:软拖硬抗

第22章:临时特别会

第23章:感恩与通关01

第24章:感恩与通关02

第25章:感恩与通关03

第26章:感恩与通关04

第27章:桃色案情

第28章:单刀赴会

全文阅读:
http://www.kanshu.com/artinfo/25925.html

 

评论

评论内容
 
  • 七彩网友

    与众不同,值得一看!

    [2011/9/14 7:48:42]